1944年到抗日战争结束期间和日军的关系

【发布日期】:2019-10-08【查看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延安方面和日方建立秘密联系,最早是在1941年初。这种行动有国际和国内两方面的因素来促成的。在国内方面是因为皖南事变造成了国共合作局面的频临破裂,同时日军对敌后根据地的扫荡给八路军和新四军造成极大的损失。而国际方面则是,在1941年10月3日苏联和日本达成协议:苏联向日本保证撤销对中国国民政府和蒋个人的积极支持,停止援华抗日,召回军事顾问团和志愿空军。还特别承诺愿意约束延安政权的抗日行为。作为交换,日方承诺愿意事实上承认 并接受延安政权并保有陕甘宁边区。

  潘汉年受命和日方接触,首先是和日本情报机关-岩井公馆进行有限度的情报交换和合作。日方提供汪伪政权和 部分日本的情报以换取延安方面提供抗战后方内地及重庆政府和英美之间的合作往来的情报。日方保证,清乡只为治安强化,不以消灭或者削弱新四军为目的。日军要求新四军保证津浦铁路南段的交通畅通,为此愿意和新四军之间达成一个双方遵守的互不侵犯的缓冲地带。潘答复日方,新四军以温度巩固和扩大农村根据地为目 标,无意立即占领铁路交通线和其他交通据点。但是日军必须给新四军一定的生存条件,否则将以破坏铁路交通线来报复。

  潘返回延安后,华中局敌区工作部部长杨帆接替潘继续与日方秘密联系。后来双方达成协议:日方解除对苏北根据地的物资封锁,最近国内外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举十个最重大的事件详细列出!允许工业产品和药品输出,而苏北则是将粮食,棉纱,布匹等物资输入上海,以稳定物价。

  1944年,日军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作战”,横扫豫湘桂,国民政府遭遇了抗战以来最大的溃败:在国内外的威信扫地。日军发起打通大陆交通线的攻势后,国民政府军队不断向后退却,多数被隔于平汉、粤汉铁路以西,而日军由于兵力所限,只能占领铁路沿线的要点。延安方面联合第三势力第一次在国民参政会上提出了改组国民政府,成立联合政府的主张,公开挑战的训政。于此同时,延安估计日本投降尚有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己方完全可以在平汉、粤汉铁路沿线建立新的根据地,构筑有利于己的战略空间,从而“在河南及湖南、湖北筑一道堤,准备用这道堤堵住从西南面东出接受沦陷区。以八路军359旅和陕甘宁晋绥联军警备第一旅为主成立了南下支队,跟在追击国军的日军身后开始南下,准备在湖南和两广边界地区建立根据地。东江纵队亦受命向粤西及桂东发展。同时,还命令八路军戴季英、王树声部,皮定均、徐子荣部分别南进河南,鄂豫皖边区的新四军五师北进河南,以平汉路东西两侧为发展重点;新四军四师向津浦路西的淮北地区发展;企望创立广大的中原根据地。而粟裕则率新四军一师主力于12月底由苏北渡江南下,统一指挥苏南及浙江的部队,开辟东南根据地,准备在抗战反攻时实现“破敌、收京、入沪”的任务。1944年12月26日,与陈毅联合致电新四军领导人,谈到了延安关于全盘军事部署的设想:“华中局及新四军今后的主要任务是担任发展长江以南地区,以便将来能确保在宁、沪杭三大城市中的人民之完全胜利。如果是这样,则北面夺取陇海沿线的任务,应由华北、山东负主责,华中只担任配合责任。关于西面争取平汉沿线和武汉及大别山的任务,准备以入豫部队及四军五师划为一新的战略单 位(由华北、太岳各地予以协助),湖南及两广各为一战略单位。”延安还希望以此控制东南沿海地区,配合计划中美军的登陆 行动,获取美国的装备物资,并以自己向敌后的进军而与国民政府军队的退却相对照,获取宣传方面的利益,收一举多得之效。

  小叽国昭内阁总辞后,在日本大本营进行“现地交涉”的指示下,1945年2月,中国派遣军副参谋长今井武夫通过关系开始和国军接触。在对重庆方面进行“和平”工作的同时,日本军方,2017教师节是几月几号 手工贺卡制作方法图文讲解特别是派遣军总司令部也企图寻求与延安方面建立渠道。由于之前和潘杨及新四军的联系渠道控制在日本外务省等非军方的系统手中,派遣军司令部决定另起炉灶,建立两军的直接联系。日本中国派遣军总部将正在南京监狱中服刑的CCP南京情报小组组长纪纲(1949年后任原内务部司长)释放,希望通过他找到联络通路。纪纲从南京到达江北新四军根据地,见到了杨帆,报告了日本人的意图。华中局向潘汉年核实纪纲的身份后,经请示延安后,决定和日本人进行秘密接触,以了解对方的意图,但不进行任何具体谈判。1945年6月,纪纲陪同日军派遣军总司令部总部第2课的立花少佐(对共工作组组长)和原少佐及梅泽大尉共三名日军军官,来到江北六合县竹镇附近的一个村子,与彭康(华中局宣传部长)、梁国斌(新四军保卫部部长)和杨帆会见。日方代表表示了奉命谈判“局部和平”的意向,但被拒 绝。日方代表误以为是因为他们军衔职务过低而不被信任,因此又提出华中军和新四军可派负责干部去南京,和日军总部首脑直接商谈,并绝对保证来去安全,甚至表示愿意留下作为“人质”。经请示延安后,派扬帆等到南京与日军继续接触。杨帆到南京后,首先会见了今井武夫。今井提出,日方希望达成局部“和平”,表示愿意先让出 8个县城,并且认为华中局势不要很久就会有变化,希望延安将来能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美英和蒋介石军队。杨帆向日方表示,可以听取他们的建议,并把意见带回军部请示,但是现在不能具体讨论这些问题,同时阐述了延安的立场。其后,冈村宁次派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为自己的代表的名义会见了扬帆,表示可以先不谈具体问题,但希望保持联系。此次双方未达成任何协议,但保留了联络通道。

  8月10日,日本政府决定接受同盟国波茨坦公告,寻求结束战争的途径。但8月14日日军大本营仍然指示中国派遣军:“应随地击败来攻之敌,准备持久地对付苏美中,以期有助于帝国本土的全军作战。” 冈村宁次则坚决反对投降,”他还训示日军官兵:“抱全军玉碎之决心,势将骄敌击灭,以挽狂澜于既倒。”并有退向山东半岛,形成半独立占领区的方案。可是,15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日,冈村宁次致电陆军参谋总长称:“派遣军拥有百万大军,而且连战连胜。在国家间之战争上虽已失败,但在作战上仍居于压倒性胜利之地位。以如此优势之军队而由软弱之重庆军解除武装,实为不应有之事。”16日,日本大本营指示冈村,立即停止战斗行动。冈村不得不下令:“事已至此,下至每一士兵,均应忍其所难忍,迅速适应圣训。”中国战场的日军终告投降。扬帆和纪纲等前往南京,会见日军指定的联络官立花少佐,出示朱德的命令,要日方就近向新四军缴械投降。日方答复说,根据规定,日军只能向国民政府投降,希望得到谅解。鄂豫边区行政公署亦派人以武汉解放委员会的名义进 入武汉,向日军转交要求其投降的通牒,但日方同样表示不能向新四军投降,亦未成。而晋察冀八路军受降代表也被华北方面军拒绝进入北平。

  新四军转而利用策反的汪伪政治保卫总局和中央军校,企图挑起和军统的接收人员的内讧,趁乱放新四军进入 南京和上海,抢先接收京沪地区。而此事已被日本方面侦获,日军大本营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情报部)指示南京日军派遣军总司令部不得干预,必要时可以放新四军入城,以期挑起国共冲突,浑水摸鱼。但是8月18日,冈村宁次拟订《对华处理纲要》,原则为“首应使重庆中央政权容易统一”,“国共关系应由中国方面自行处理,延安方面,如持以抗日、侮日态度时,则断然惩罚之”,所有武器装备器材一律移交给中央政府。他还命令日军,不但不接受延安军的任何要求,且必要时,断然采取自卫武力行动。日军司令部干脆驱逐了新四军代表,出动军队解散了周镐的接收指挥部,把中央军校缴械,重新控制了南京和上海的防务,等待重庆的 受降。新四军的计划落空了。

上一篇:如图所示的电路中电源电压为6VRo=10Ω不能测出38V小灯泡额定电功

下一篇:没有了

创富图库| 香港彩霸王| 财神报网站| 224444聚宝盆心水| 黄大仙救世网| 香港赛马会| 2233cc红姐图库| 创富图库| 马经挂牌图| 神算天师论坛|